茶秆竹属

秋时用乌豆水灌之
更新时间:2020-09-15 02:41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说起对山茶花的喜爱和痴迷,范成大的好友陆游比起他更是毫不逊色且不加掩饰。而让陆游最为欣赏的,却是山茶花“耐久”的天性。

  南宋淳熙二年,转任四川制置使兼知成都府的诗人范成大来到了四川成都,这位爱花成痴的成都知府后来在《桂海虞衡志》中专门记述了南方的山茶,称其为“南山茶”,又把东部沿海地区及流传去中原一带的“海石榴”称为“中州花”。范成大曾写过一首《十一月十日海云赏山茶》的诗作,其中有“门巷欢呼十里村,腊前风物已知春。”再结合诗题,可知成都山茶花花期之早。

  山茶树树采山坳,恍如赤霞彩云飘。人道邡江花如锦,胜过天池百花摇。山茶花姿容如此华丽优雅,如同黄筌富丽堂皇的画风一样,正合宫廷显宦们的审美趣味。杨广和孟昶皆亡于声色享乐,对读书人出身的北宋名臣梅尧臣来说,他偏偏就对山茶花不屑一顾。梅尧臣曾为山茶花做诗说:“南国有嘉树,华茗赤玉杯。曾无冬春致,常冒雪霜开。”他对山茶花雍容华贵的容貌和气傲霜雪的风采猛一番夸赞后,最后冷冷地说,像山茶这样富贵的花,实在是不适合到我这个贫寒的园子里来,我还是守着清寒的梅花好了,于是顺手就将富贵的山茶花送了人。

  “春之德风,风不信,则其花不成。”二月的成都,开得热闹的不仅有梅花,更有山茶花。

  自古以来,人们就喜欢赋予植物以人的性情与品格。后来,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用“有我之境”或可解释此种行为,“有我之境,以我观物,故物我皆著我之色彩”。于是,清奇的梅花傲霜斗雪就成为了美谈,富贵华丽的山茶花则被赤裸裸地无视。出身贫寒的梅尧臣借山茶花开启了对权贵阶层的腹黑模式,明褒暗贬山茶花以此来标榜自己品性的高洁,这大概就是一种宋人的风骨,一旦上升为一种纯粹的精神观后,至于山茶花好不好看反而不必太在意了。

  北宋王逵在《蠡海集》中记载:“古人以为候气之端,是以有二十四番花信风之语。一月二气六候,自小寒至谷雨,凡四月八气二十四候,每候五日,以一花之风应之。”二十番花信风梅花为始,紧接着梅花应约而来的便是山茶。

  早在隋唐之时,产于南方的山茶花就已被栽植于中原的宫廷之中,一旦出现稀有的山茶花品种,王公贵族们无不以重金求之,人们将它称之为“海石榴”或“榴花”。隋炀帝杨广于洛阳东都宫中东堂上歌舞宴乐时,曾作一首《宴东堂诗》:雨罢春光润,日落暝霞晖。海榴舒欲尽,山樱开未飞。

  而邻国日本却把“春”融进了山茶花里,他们让汉字“椿”,成为了山茶花的名字。早在7世纪初,日本遣唐使从大唐引种了山茶品种,又和产于日本的山茶属植物杂交,从此培育出了众多的日系山茶花品种,日文以汉字“椿”专指山茶花,而“山茶花”在日文中却是特指山茶属的茶梅。后来,日本人还将“椿”与茶梅杂交,培育出兼具两者特性的品种,称为寒椿。

  最早有记录的山茶花品种据信来自于晚唐名相李德裕在《平泉山居草木记》中的记载:“是岁又得稽山之贞桐山茗”,意思是他于己未岁(839年)得到了浙江会稽山601579股吧)(今绍兴)一种叫“贞桐山茗”的茶花。宋代的《会稽续志》里专门提到了这种“贞桐山茗”山茶花,“在唐,唯会稽有之。其种今遍于四方矣。”又说:“其花鲜红可爱,而且耐久。”到了宋代,有记载的山茶花品种多达十数个,如越丹、玉茗、都胜、鹤顶红、黄香等品种名称一直留传至今。

  段誉一口气说出了红装素裹、抓破美人脸、落第秀才、十八学士等13种山茶的名字。段誉形容“十八学士”一株山茶可开出十八种不同颜色的茶花。这显然又是金大侠的虚构,现实中的诸多山茶花名品,其实大多是出自于清代,比如“十八学士”,为清代记录在册的87个山茶花新品种之一,因花型奇特,由70-130多片花瓣组成六角花冠,塔形层次分明,排列有序,相邻两角花瓣可排列20轮左右,多为18轮,故得此名。金大侠所描写的北宋时期,山茶花并无“曼陀罗树”的称谓,直到成书于明末的《二如亭群芳谱》,明人王象晋才将山茶

上一篇文章:上一篇:1736年引种到英国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只是花朵会受到霜和雨水的危害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