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楼

重楼图书一些作品(如《海底两万里》《神秘岛》《八十天环游地球
更新时间:2020-09-25 09:30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《起点科幻丛书·魔科传奇:重楼纪元》讲述:13岁的菲尔里斯,在雨夜救了一个神秘的少年——飞羽,并把他带回了自己家。两个人开始一起学习魔科术,很快,米格尔来时发现了他们的天分,并送给他们一本神奇的书。有了它,菲尔里斯和飞羽的魔科术得到突飞猛进的提升;可是,它的出现,也引起了时代巡逻者的觊觎……作者黄文军将自然、人生、生存等令人反思的主题融合进奇幻情节来,具有一种深切的反思之痛、幽远的气氛之美和华美的情节之妙的瑰丽序曲。

  黄文军,男,20世纪80年代初生于黄浦江畔(特别强调:是支流畔)。典型的摩羯座。喜欢幻想,总觉得自己前世是头海豚;喜欢植物,看到新奇的植物必定拍照留念;喜欢写作,期待写出的作品能被梦工场或迪士尼翻拍成动画大片;喜欢钓鱼,虽然经常空手而归;喜欢旅游,尽管足迹很少踏出江、浙、沪;喜欢设计游戏,中学时自创自画的棋类游戏曾风靡整个……村庄!最不喜欢的事情居然是——睡懒觉!!2007年正式开始少儿文学创作,最初以武侠为主,如今以科幻为主,未来极有可能将两者结合起来……个人的风格嘛,自己没必要概括吧;至于水准,那自己就更没资格评价喽!如果要问我的代表作品是什么?那应该就是这部数年磨一剑的《魔科传奇》吧!

  2006年,我提出了“保卫想象力”的口号,并组织了一系列以这一主题为旗号的阅读活动,其目的就是为了振兴中国的少儿科幻小说。日前,近年来一直热衷于振兴中国科幻文学的赵国珍先生向我约稿,要我为希望出版社即将出版的一套少儿科幻小说丛书——起点科幻丛书作序,我为又遇见了一位同行者感到欣喜,于是有了这篇文字。

  中国的少儿科幻,起源于20世纪的五六十年代,当时的一些热血青年,创作了建国后最早的一批科幻小说。这些作品想象力丰富、科学性很强、符合那个时代的主流意识,受到了当时少年儿童的广泛欢迎。从创意、理念、文本、受众等各个角度考量,它们同时也是中国最早的少儿科幻小说。“文革”结束后,在“科学的春天”、“奔向四个现代化”等意识形态的影响下,以郑文光、叶永烈、金涛、刘兴诗、童恩正、肖建亨等为代表的科幻作家创作了数量惊人的科幻小说,将中国科幻推向了一个高潮。当时的一些作品,如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等,更是创造了总发行量达数百万的奇迹!许多同行认为,这是中国科幻文学的“黄金时代”。不过,我个人认为,它并不是主流科幻的“黄金时代”,而是少儿科幻的“黄金时代”。因为这一时期的大部分科幻小说,都是儿童文学,读者受众也以少年儿童为主。20世纪80年代,由于人们对科幻小说的误解,中国科幻盛极而衰,进入了长达10年左右的沉寂期,圈内人把这一时期的中国科幻小说比喻成“飞不起来的翅膀”、“灰姑娘”。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中叶,这一局面才得以改观,一些70后、80后作家开始崛起,创作出了一批质量高、创作理念与国外科幻相接近的科幻佳作。新世纪以来,中国科幻一直以较好的势头发展,一些作家创作的科幻小说(如刘慈欣的《三体》),甚至受到了整个文学界和知识界的广泛关注。不过,伴随着主流科幻的新生,圈内人对少儿科幻产生了不必要的恐惧与排斥心理,认为中国科幻要“去儿童化”,诸多误解也由此产生。于是,中国的少儿科幻小说创作反而被弱化了,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,长期坚持创作少儿科幻的作家以及有影响力的少儿科幻作品,却寥若晨星。

  我始终认为,如果以读者的数量论,写给成年人阅读的主流科幻小说,是“小众文学”;而写给孩子阅读的少儿科幻小说,则是“大众文学”。鉴于文学整体的边缘化,科幻小说只是文学大河的一个支流,媒体和娱乐多元化,多数成年人思维习惯偏现实等原因,人群中热衷于阅读科幻小说的成年读者可谓凤毛麟角,而因未成年人的想象力与年龄成反比,学校和家庭对儿童阅读习惯的重视,孩子的思维习惯与成年人迥异,少年儿童好奇心和求知欲旺盛等诸多原因,没有读过科幻小说、不爱看科幻小说的少年读者

上一篇文章:上一篇:中药石斛La Jolla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